切荅

想创造自己设定的一个大世界观

但是我还太孤陋寡闻了

说不定自己现在想到的

很久很久以前就被人写出来画出来了

但我相信梦的创造力

做梦

不是白日梦

是感觉很真实很窒息的那种梦境

发问

1.人鱼是哺乳动物吗


2.吸血鬼是哺乳动物吗


如果我们假设吸血鬼不单单依靠初拥


那么


有吸血鬼宝宝出生的时候


他是喝奶还是喝血呢


3.僵尸和吸血鬼在一起的话没有体液怎么办呢


尸液会很难喝吧


正义的欧鲁迈特遭到了我新安利的直觉女孩的质疑

加了一点滤镜
会进步的……

我觉得超有画面感的梦,真实的梦

某一天的噩梦

较后:
巨大之戳 印章
从天而降
仿佛世界末日
能力越强越被针对
一开始以为是台风
(可能受玛利亚影响

有学生梦中预言
小范围流传
几乎没有人相信

最后一幕:
逃到虎族
发狂狮子追来
好像在找什么
虎老大疑似受戳影响失去能力
发现时只剩狮子发狂

第一人称视角
梦的一开始很平和 甚至还有串寝,聊天,藏手机等一系列违规行为
讨论红细胞白细胞能不能做标本的问题???

在某地上学,大学?度假村?训练基地?
风景特别好
原本一切都安宁祥和
想不起我为什么逃课
那节课讲的好像就是星球类似一个讲座

座位坐满了
我有点不想待在那里
我在如画风景中散步
想要取景画画
抬头望天
有一个一直存在的鲜红的东西
好像不是血月那类
所有人视若无睹
是看不见
还是习惯了
我看到远处它周围的云层翻滚着仿佛爆炸产生的云团(不是核武爆炸的效果)我只觉得很美
夕阳下被染红(忘了为什么夕阳,也可能是白天的时间但是由于末日?到来夜晚降临)我盯着它入了神
我想记录下来
我想拍照
是不是命运使然
一路上没有人愿意借我手机
但我走着走着
和它越走越近
一个光柱骤然打着旋往下
旁边的人说

台风来了
我不敢苟同
光柱在地上扫荡着
它向我冲来
我努力闪躲
起初速度不快
似乎能躲开
躲着躲着
我发现它像一个印
一个印章
一个红得像烙铁的印章
没有热气
它应该有的
本应该有的
我如是想到
我一路躲着进了建筑
我原本应该上课的那个
那时候场面还不是很大
对我而言
只是一个巨大的印章追着我
进了建筑它跟进来了
适应大小
尾巴拖着一束光
另一头在天上
然后遇到一个人(忘了谁)
我跟他描述了迷人的红云
他惊愕地呆了一下
默默地说
(谁谁?)梦到的是真的!
他说要跑去告诉那个人
我找到一个靠谱的人(也忘了谁)
他揪住追着他的(还是我的?)印章
是揪住!那束光
揪断了!像金针菇断了那样
然后那个印章仿佛失去生命力
光柱变成了干枯的实体
印章还在
被揪断的那一头在他手里

画面转换
一个完全不认识
好像很厉害的老头奔跑着
背后是一排密集的光柱
他大笑着
看来老夫的分量挺大
向前狂奔
身后的浩大声势
让他看起来像统领千军万马的将军

最后一幕是老虎老大失踪

然后我醒了
一阵巨大的风将我吹醒
玛利亚来了
风好大


总结做梦原因:
①台风玛利亚
②那个色觉测试看老虎
③工作细胞 白细胞红细胞
④我的英雄学院初设


最恐怖的是一开始只是盯着那个东西看,很美,还想画下来,看着看着发现那是个邪物,越想越恐怖,心里发颤,难以置信。


ok只是为了睡过头半个小时找借口


……………………………………………………………

2019.4.6

补充

这里的印章是指发光的印记,仿佛烙铁般逼近的火光

不是哪种手拿着把柄的印章